首頁 » 鬼滅之刃,錆兔如果沒有死,必然成為鬼殺隊柱,原因很充分!

鬼滅之刃,錆兔如果沒有死,必然成為鬼殺隊柱,原因很充分!
2021/10/26
2021/10/26

鬼滅之刃講述了鬼殺隊與鬼之間的恩怨情仇,不過由于故事本身的結構並不複雜,所以在鬼滅之中出場的人物並不算多,但是即使出場人並不多,但是不得不說,每一個角色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就有同是水之呼吸繼承人,不過最終隕落在最終別選的 錆兔。

儘管錆兔出場的時間並不算多,但是卻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且在之後義勇的回憶中,同樣出現了錆兔這一人物,更是進一步加深讀者對于錆兔的喜愛,根據義勇的說法,當初要不是錆兔救了他, 他根本無法從最終別選中存活下來,更不可能成為現在的水柱,對于水柱之名,義勇一直是受之有愧,在他心目中,錆兔才是真正的水柱。

事實上,義勇的這種想法並沒有錯誤,從當時錆兔的表現來看,如果他沒有隕落于最終別選, 是非常有可能成為鬼殺隊的柱級隊員。

1、實力強,水之呼吸掌握者

儘管錆兔出場的時間並不多,但是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卻足以讓人對他的未來充滿期待。

錆兔和義勇由于年齡相近,並且同樣都是以鱗瀧左近次為師,學習水之呼吸,所以他們二人在最終別選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不過相較其義勇, 錆兔在水之呼吸的掌握和實戰經驗上更為出色。

這一點在最終別選中表現得最為明顯。

最終別選中,同樣是面對鬼,義勇和錆兔表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

義勇在進入最終別選後不久就被鬼攻擊得手,並且意識朦朧,在具有選拔性質的最終別選中並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也沒有斬殺一隻鬼。

錆兔則不同,在這場最終別選中,錆兔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僅憑一人之力就幾乎斬殺了山中的所有鬼,保護了參加別選的所有人,也讓本來只有少數人生還的最終別選,變成只死亡一人的別選奇跡。

通過最終別選中兩個人的表現我們足以看出,以當時兩個人的能力來看, 錆兔在各方面的實力都遠遠勝于後期成為水柱的富岡義勇,如果沒有手鬼這個意外,錆兔毫無疑問可以通過最終別選,並且憑藉他在最終別選中表現出來的對于水之呼吸的熟練和處變不驚的臨場反應,錆兔確實極有可能成為柱。

2、心地善良,全心全意為他人著想

作為一名鬼殺隊隊員,除了實力之外, 善良也是必須具備的一項特質,如果這名隊員沒有善良的內心,他很難做到為他人奉獻生命,而這一點在柱級隊員或者是有潛力成為柱級隊員的鬼殺隊成員中表現得最為明顯。

炭治郎

炭治郎可以說是鬼滅之中最溫柔的人,無論是對待人類還是對待鬼,炭治郎都可以表現出足夠的善良和溫柔。

在那田蜘蛛山中,面對死意已決的蜘蛛媽媽,炭治郎在最後時刻改變了招式, 採用了最為仁慈,並且對鬼來說毫無痛感的水之呼吸第五型--乾天的慈雨,讓備受欺淩的蜘蛛媽媽,在最後可以毫無痛苦地死去。

而正是這份溫柔和善良,成為了炭治郎不斷滅鬼,不斷成長的動力,他想要救下更多的人,想要救贖更多的鬼。

胡蝶忍

儘管胡蝶忍出場的時間並不多,但是卻是一個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女性,儘管身材弱小,但是卻表現出一名柱應有的勇氣和實力,而除了這些特質之外,胡蝶忍也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她用自己的方式去溫柔對待生活中的每一個人。

在無限城決戰前夕,胡蝶忍曾經向香奈乎透露過自己的計畫,並且也尋求了香奈乎的幫助,希望香奈乎可以在童磨身中劇毒的時候給予他致命一擊,不過香奈乎很可能因此失去一隻眼睛,而這也深深觸動到了香奈乎, 要知道胡蝶忍在以自己身體為誘餌的必死前提下,竟然不擔心自己的生死存亡,反而心疼起香奈乎的一隻眼睛,由此足以體現胡蝶忍的善良。

而這樣的特質同樣發生在錆兔身上,分別表現在一下兩件事。

(1.)最終別選幫助其他競爭對手

最終別選,是成為鬼殺隊隊員的最終考試,在這考試中,隊員們所要做的就是生存,只要生存了7天的人, 都可以稱之通過了最終別選

所以,對于參加最終別選的鬼殺隊預備隊員來說,儘管他們並沒有直接的衝突,但是總的來說對方依舊是自己的對手,是自己成為鬼殺隊隊員的潛在障礙,當年在炭治郎的最終別選上,炭治郎就在手鬼手中救下了一名少年,儘管這名少年感恩炭治郎的幫助, 但是在炭治郎拖住手鬼的期間,為了自身的安全,還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離開,更大一部分原因還是為了生存,避開實力最強的敵人。

而這名少年也代表了最終別選中的大部分人,他們一個人的利益出發,並不在意他人的生死存亡,但是也有這樣一類人,就像炭治郎一樣,能夠為他人的生命奉獻出自己的生命, 這其中就包括錆兔,在最終別選上,僅憑一人之力將山中幾乎所有的鬼打倒,面對參賽者的求助,毫不猶豫地給予幫助,最終死于實力強大的(以當時他們的普遍實力來說)手鬼手中。

(2.)靈魂形態幫助炭治郎頓悟水之呼吸

在跟隨前水柱鱗瀧左近次學習的過程中,炭治郎學到了許多,但是卻在最後的試練中犯了難,按照鱗瀧左近次的說法,炭治郎只有將一塊巨大的岩石劈成兩半才能獲得最終別選的參賽資格,才有可能成為鬼殺隊隊員。

但是對于剛剛入門的炭治郎來說,想要成功劈開這塊石頭無異于天方夜譚,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錆兔和真菰出現了,錆兔負責做炭治郎的對手,真菰則負責矯正炭治郎對戰中的錯誤,在兩個人的指導下,炭治郎終于拜託了無頭蒼蠅的迷茫狀態,逐漸掌握了水之呼吸的訣竅,並且在臨近別選的時候成功完成了鱗瀧左近次留下的最後任務。

而事後炭治郎才知道,當時在狹霧山指導他的錆兔和真菰早在最終別選中已經死亡,狹霧山所見到的不過是靈魂形態的他們, 他們在死亡之後無一例外回到了狹霧山陪伴老師鱗瀧左近次,並且還承擔起了指導後輩的工作,他們不希望自己的悲劇重現,希望後來者能夠打敗最終別選的手鬼,不要讓老師再次悲傷。

由以上兩件事,足以看出錆兔的善良,而他的善良正是鬼殺隊隊員所必備的一項特質,如果沒有善良, 為人著想的內心,又怎麼可能救人于危難,甘願為他人奉獻生命呢?

3、勇敢無畏,明知對手強大依舊不所畏懼

除了上文所說的實力和善良之外,鬼殺隊隊員在滅鬼的時候還需要的一樣特質就是-- 勇氣, 必須要有英勇無畏的精神。

宇髄天元

在花街對戰中, 儘管鬼殺隊一方的參戰人員眾多,但是除了宇髄天元之外,剩下的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實力並不算實力拔尖的存在,而他們的所面對的對手又是上弦之六的妓夫太郎兄妹,儘管他們在上弦之中排名最末,但也是絕對不能忽視的強敵,畢竟在他們手中折損的柱已經高達兩位數。

而宇髄天元作為當時在場的鬼殺隊最強戰力,他的壓力可想而知,但是即使如此, 他依舊沒有有任何鬆懈或者恐懼,而是尋找各種機會進行進攻,折損了一手一腳,依舊奮戰在第一線,直至打敗上弦之六。

無一郎

無一郎作為鬼殺隊天才一般的人物,握刀僅僅兩個月就已經成為鬼殺隊的柱級隊員,但是即使如此, 無一郎終究還是太過年輕,真正的戰鬥能力還是不如岩柱、風柱等人,這一點在無限城中已經體現得淋漓盡致,相較其風柱和岩柱能夠與黑死牟交戰數回和,無一郎確實顯得力有不逮,在與黑死牟碰面之際就被打得措手不及,狠狠釘在柱子之上, 即使後面被救,也沒辦法加入實彌和行冥的對戰行列。

對于自己的能力有限,無一郎本人也非常瞭解,但是這並不能阻止他為這場戰鬥做貢獻, 在黑死牟的一連串攻擊下,無一郎突出重圍,並且在關鍵時刻覺醒赫刀,限制了黑死牟的行動,為實彌和行冥創造了攻擊的機會。

小芭內覺醒赫刀

在最終大決戰中,蛇戀風岩水五柱共同對抗無慘, 不過由于實力相差懸殊和無慘強大的恢復力,戀柱負傷最先退出戰場,在場的四人也因為無慘的鬼毒陷入了後繼乏力的狀態,作為四人中實力最弱的蛇柱不想拖其他人的後腿, 在緊要關頭覺醒了赫刀,開始實現逆風翻盤。

由以上幾位柱們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出,儘管他們面對的對手強大得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但是他們依舊無所畏懼,也正是因為他們的無所畏懼,才讓他們可以再緊要關頭潛力迸發,為自己贏得勝利的一線希望。

在鬼殺隊中,一旦成為了柱,也就意味著他們需要承擔超出普通人的責任--面對最危險的敵人,有時候這些敵人的實力甚至會遠遠超出他們所能抵抗的范圍, 這個時候如果鬼殺隊隊員沒有勇敢無畏的精神,就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依舊不喪失戰鬥的勇氣,而恰好錆兔就擁有這種大無畏的精神。

在最終別選中,手鬼成了所有參賽隊員的噩夢,由于實力差距,當時的還沒有成為鬼殺隊隊員的參賽者們根本無法打敗實力強大的手鬼,為了其他人的安全,也因為手鬼與鱗瀧左近次的恩怨,錆兔成為衝鋒陷陣的主力隊員,明知道而這之間的實力差距,錆兔依舊無所畏懼,大膽向前。

基于以上三點原因,錆兔如果順利通過最終別選,通過今後的冒險和鍛煉,是極有可能成為鬼殺隊的柱級隊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