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鬼滅之刃》中那些在戰斗中死亡的柱

《鬼滅之刃》中那些在戰斗中死亡的柱
2022/05/08
2022/05/08

大家好,今天我將講解每個柱的死亡,內容包括他們在戰斗中悲慘地犧牲。所以我將會根據漫畫的內容講解那些在戰斗中死亡的柱。如果你只看動畫版的話,那麼這篇文章就要注意了,因為故事內容將會劇透在文章中。

首先我們先說在無限列車篇中死亡的炎柱,在炭治郎和伊之助成功擊敗魘夢后,上弦之叁猗窩座試圖殺死炭治郎。此時的炭治郎已經受傷,所以炎柱站出來保護炭治郎。猗窩座被炎柱的強大劍術有所打動,他邀請炎柱成為他一樣的鬼。當然炎柱是不會接受他的邀請,他寧愿死也不愿意成為他們一員。猗窩座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愿意過著短暫生命,而不是應該要成為長生不老的強大的鬼嗎?炎柱回應說,老去或死亡都是人類這種短暫生物的美。猗窩座還是不明白,他覺得像炎柱這樣的天才劍士,這麼快死了就太可惜。但是炎柱并不認為死亡是一件壞事,死亡對人類來說是自然的。所以無論何時死亡來臨都不需要害怕。

在一場人鬼史詩般的戰斗之后,猗窩座將他整個手臂擊穿炎柱的腹部。這一擊可是對炎柱造成了致命傷害。猗窩座要再一次說服炎柱成為鬼,如果他現在不成為鬼,他肯定會死。然而炎柱沒有接受猗窩座的提案,而是決定繼續和猗窩座戰斗。盡管炎柱受了嚴重的傷,但炎柱卻利用了這個時機等待日出。炎柱的計劃是要猗窩座待在原地,他牢牢地抓住猗窩座的手不放。一旦太陽出來照射到猗窩座,他必然會被燒死。炎柱就算死了,他也要帶走猗窩座。

到目前為止猗窩座只是對炎柱有深刻印象,也對他比較有興趣。但現在猗窩座才開始擔心自己的安危,他擔心自己會死了。猗窩座盡全力擺脫炎柱,但炎柱不讓他走,猗窩座開始變得絕望,他為了擺脫炎柱而砍斷自己的手臂。當猗窩座擺脫炎柱之后,他趁太陽還沒有出來之前趕緊跑進森林。傷心欲絕的炭治郎向逃跑的猗窩座扔出他的劍,并且喊讓他不要逃跑,就像一個卑鄙小人一樣。炎柱比猗窩座還要勇敢和光榮。因為他拯救其他人的生命奮戰到最后。猗窩座只會像個不光彩的小人逃跑。炭治郎說這場戰斗是炎柱勝利了,在這里我非常贊同炭治郎說的話。猗窩座是上弦鬼,所以客觀來說他會比炎柱強。但即使炎柱受了致命傷,炎柱也差點殺死猗窩座,迫使他面對陽光。最后猗窩座不得已逃跑。

在這場戰斗他背對對手逃跑,在他逃跑的那一刻注定他輸了。臨死前的炎柱沒有表現出恐懼或悲傷,他堅持自己的信念到最后,他甚至在最后還告訴炭治郎去他家一趟,也許可以了解更多關于火之神神樂的消息。他還希望炭治郎可以轉告給他的弟弟,叫他隨心走自己覺得正確的路。還有他的父親,希望他保重身體。炎柱在臨死之時,他還要幫炭治郎,他也替他的父親和弟弟著想。炎柱他就是這種人,他總是盡最大努力幫助別人。他對包括他父親在內的任何人都沒有任何怨恨。炎柱是一個真正的英雄,一個好的導師和一個好兄弟。即使他在前期不久就死去了,但他的死對后人影響很大,他的死是如此光榮和有意義。

接下來我們說的是蟲柱胡蝶忍,她同樣也是光榮地死亡。胡蝶忍犧牲在無限城內,她與上弦之貳童磨對戰中死亡。在第141話中,在回憶片段中,我們看到胡蝶忍的姐姐胡蝶香奈惠之死,香奈惠在快死的時候,她告訴忍要離開鬼殺隊,希望她能像普通女孩那樣幸福,希望活到白發蒼蒼。但忍沒打算退出鬼殺隊,她要為姐姐報仇,她要殺了殺死他姐姐的鬼,那個鬼正是上弦之貳童磨。童磨在太陽即將升起的那一刻,他在逃走之前給了香奈惠致命傷。

忍第一次來到童磨面前的時候,他正在吞噬一群不同的女人,而童磨他是邪教極樂教的創始人。他利用自己的宗教來吸引追隨者,然后他就給吞噬自己的追隨者。童磨有個扭曲的信念,他知道人都害怕死亡,所以他吞噬掉他們之后,他們就可以通過童磨永遠地活著。因為他認為被吃掉的人不需要再害怕任何事情,所以童磨自身認為這是在拯救他們。這確實是我見過最變態的哲學理論。

現在忍知道就是他殺死姐姐,忍是根據姐姐在去世前對童磨的描述,童磨在看到忍的外衣以后,他回憶起曾經和香奈惠戰斗過,他覺得香奈惠是個溫柔可愛的女孩,因為太陽出來了,所以沒能吃掉她。童磨完全激怒忍,忍直接沖向前并用劍刺穿他的臉,為姐姐報仇的史詩般戰斗開始了。最初童磨認為忍太弱,以她的實力還無法對他造成威脅,因為忍沒有能力砍斷他的頭。他認為忍所有的動作都是無用的,因為童磨是可以不斷再生,但忍有一個重要的王牌在她袖子里,她在刀上涂上紫藤花毒。然而盡管使用帶毒的武器多次刺傷童磨,但對童磨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因為上弦之貳的實力挺強大的,他可以迅速解毒。

童磨一開始就比忍有許多的優勢,包括體力、再生能力和抗毒能力等。但他驚訝忍擁有驚人的速度,這個速度讓他可以繞過童磨的防御并擊中他。雖然她攻擊到童磨,但這攻擊完全沒有對童磨造成傷害。忍太小也沒有那個力氣砍斷上弦鬼的頭。除非她有其他辦法做到這一點,否則都無法傷害到童磨。忍被童磨攻擊到,左肺被砍得很深,導致她無法呼吸。看來她為姐姐報仇的計劃將以失敗告終。

但在那一刻,忍看到她姐姐香奈惠,香奈惠之前告訴她,離開鬼殺隊過上正常的生活。這次香奈惠讓忍站起來,香奈惠告訴她,既然決定打敗他,那就去打敗他。盡管忍已經深受重傷,但她還是強迫自己站起來。她以驚人的速度攻擊童磨,她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像童磨這麼強大的上弦鬼,也無法預料她的下一步。她朝下并設法用毒劍刺穿童磨的脖子,忍知道自己的實力不足以一擊將童磨斬首。但忍希望在關鍵時刻,毒素可以將他給殺死。后來忍想起炭治郎問她是不是在生氣,炭治郎看得出她原本平靜的行為有些不對勁,他看得出忍的內心隱藏一股憤怒,她現在承認她非常生氣。雙親被殺、姐姐被殺、除了香奈乎以外的繼子也被殺了,鬼殺死了這麼多無辜的人,他們摧毀了這麼多家庭。這就是為什麼忍長時間都非常憤怒。

不幸的是,童磨還是沒有受到毒素的影響,這令人難以置信,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童磨抓住忍,然后擁抱著她,他感動地流出了眼淚。他告訴忍雖然她有機會殺他,但她還是如此勇敢地戰斗,這令人十分感動。忍讓童磨留下深刻印象,他認為忍適合被他吞噬,這樣他倆就能永遠在一起。童磨問她還有沒有遺言,忍直接告訴他下地獄吧。當香奈乎前來助陣的時候,她震驚和絕望地看到,童磨在吸收忍到自己的身體。香奈乎使用花之呼吸,肆之型攻擊童磨。她要拯救忍,但童磨實在太快,輕易躲開她的攻擊。他微笑著然后正在享受吞噬忍,怒氣沖天地香奈乎在童磨面前大聲疾呼,童磨是個變態,他完全無法感受正常人的情緒。他假裝表現出情緒,他學會在特定的情況下做出什麼反應,但這些都不是他內心的情感,他只是在裝,香奈乎一眼就看穿了他。童磨對香奈乎的話有點不太高興,因此童磨和她進行了激烈的戰斗。

盡管香奈乎擁有難以置信的速度和特殊眼力,但香奈乎根本無法擊敗童磨。就在童磨要拿起她的刀時,看起來香奈乎就要被殺了。就在這時我們的男孩伊之助前來援助,香奈乎和伊之助聯手合作對付童磨。雖然忍被吞噬掉了,但她在最后一幕重返舞臺。原來忍早就安排所有東西,為了打敗上弦之貳,為了殺死她姐姐的鬼,她必須犧牲自己。她知道童磨是個特別喜歡吃女人的鬼,她知道他會吞噬一個擁有強壯身體女性的柱,所以忍做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她開始一點點地攝入紫藤花毒,這樣她就會慢慢地對它產生抵抗力。所以當童磨最終吞噬她時,她就能讓大量的紫藤花毒在他身體里循環。單憑她的劍,忍只能將少量的毒素傳送到童磨體內,如果他吃掉她的話會直接約有致死量的70倍。后來作者在附加頁說,她實際打算將致死量設置為700倍,但他失誤寫了70倍。因此當童磨和香奈乎還有伊之助戰斗時,所有毒素最終在他體內發作,開始融化他的骨頭。即使他可以再生,但他來不及解除大量的毒素。童磨還想再掙扎,但香奈乎和伊之助聯手砍斷了他的頭。因此上弦之貳童磨最終被摧毀。

在他死后他再次遇到忍,忍握住他的頭。你可能會認為童磨會生氣或是害怕,但這瘋子告訴忍,他終于明白什麼是愛。因為他現在知道他愛忍,他問忍可以和他一起下地獄嗎?忍回答叫他快死吧,下三濫!我非常敬佩忍的犧牲,她為了這一刻可是做了一年的準備,幸好忍的犧牲沒有白費。如果童磨在和忍的戰斗中幸存下來,他可能會協助無慘的最終決戰。那麼鬼在最后就很容易就獲勝,但幸好沒讓這件事情發生。蟲柱和童磨的對戰是一場了不起的戰斗,忍的犧牲所換來的東西是有意義的。

現在讓我們來說霞柱時透無一郎的犧牲,無一郎是在無限城和上弦之壹黑死牟的戰斗中犧牲。戰斗包括有玄彌、實彌還有行冥。但第一個和黑死牟戰斗的是無一郎。他從黑死牟身上感覺到和其他上弦不同,黑死牟氣勢十分威嚴。無一郎斷定黑死牟曾經是獵鬼人,無一郎被嚇得渾身一顫,渾身都像是在拒絕戰斗,這在他身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當黑死牟知道無一郎的名字時,黑死牟說他自己還是人類的時候,名字叫做繼國巖勝。隨著時間的推移,繼國的姓已經消失了,但黑死牟可以看出,無一郎就是他的后裔。也就是說黑死牟是無一郎的祖先,無一郎有點驚訝,但他現在知道眼前的鬼可是敵人,他鼓起勇氣平復顫抖的身體,他準備和黑死牟一戰。

無一郎的速度極快,以至于黑死牟都稱贊他的速度。隨后無一郎使用霞之呼吸攻擊黑死牟,但無法擊中黑死牟。即便如此黑死牟對無一郎的實力和勇氣都有深刻印象,尤其看出他只有14歲卻又有如此的實力。黑死牟也發現到無一郎覺醒斑紋,黑死牟看到無一郎那麼認真地戰斗,如果他不拔出劍的話那就是對無一郎無理。黑死牟使用他的月之呼吸,他揮出月之呼吸,無一郎的左手被他切斷。無一郎驚訝黑死牟在變成鬼后還可以使用呼吸法,無一郎迅速用他的衣服制作一個止血帶。他沒有因為突然失去左手而亂了陣腳。

后來黑死牟擊敗無一郎,將他釘在柱子上。黑死牟沒打算殺死他,他想要讓無慘把他的后代也變成鬼。后來玄彌躲在身后,他打算在后面偷襲黑死牟,但已經被黑死牟發現并快速來到他身后,還將玄彌切開。黑死牟驚訝玄彌還活著,本想在補刀的時候,大哥風柱出現保護了他。于是我們看到了月之呼吸和風之呼吸的激烈戰斗。不久后,巖柱也加入戰斗。黑死牟對巖柱有極高的稱贊,因為巖柱把自己的身體鍛煉到極致,300年來他都沒見過如此優秀的人類劍士。當他們在戰斗期間,無一郎把劍從自己的胸膛拔了出來。無一郎知道自己可能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但決心在死之前做一些事情。然后他幫助玄彌恢復身體,盡管他們都受了重傷,但他們是要戰斗到最后。

風柱和巖柱在前線拼命要拿下黑死牟的頭,在風柱即將被黑死牟擊中的時候,無一郎再次回到戰場救了風柱。他們三位柱同時對抗黑死牟,當黑死牟被巖柱分心時,無一郎想辦法靠近黑死牟,用劍刺入黑死牟的身體。無一郎在接近黑死牟途中失去了一條腿,但無一郎已經接受了死亡。他不在乎自己的身體怎麼樣,他想在死前在這場戰斗中盡可能擊敗黑死牟。無一郎不惜代價都要保護好風柱和巖柱,讓他們可以在這場戰斗中活下來,因為在后面還要對付有無慘。就在無一郎決心死前打敗黑死牟,他的劍突然變成紅色,這把紅劍讓黑死牟疼得欲火焚身,垂死的玄彌用他的血鬼術,在黑死牟背上長出一棵樹,牢牢地困住了黑死牟,這可讓風柱和巖柱有足夠的時間斬殺黑死牟。

令人震驚的是他們已經砍斷黑死牟的頭,但他還可以再生頭。但第二個生出來的頭和他之前的樣貌完全不一樣。而此時無一郎再度被黑死牟砍斷下半身,看到這一幕,我還替霞柱傷心了。他身上不斷地被敵人斬斷,他可是誓死要黑死牟陪葬。黑死牟變成一個怪物,當黑死牟看到自己的臉時,他突然厭惡自己,他不敢相信他變成了一頭怪物。當黑死牟意識到自己變成不是理想的自己,他的身體開始分裂,最終他變成塵土離開世上。

最強上弦之壹也敗下陣來,玄彌和霞柱都死于這艱苦的戰斗,巖柱打心底感謝無一郎,多虧無一郎,他們才能擊敗黑死牟。巖柱對著無一郎發誓一定會打敗無慘,然后告訴無一郎可以安息了。死后無一郎再次遇見他雙胞胎兄弟有一郎,有一郎問他為什麼那麼年輕就選擇戰死,本可以逃跑活得更久。但無一郎說他不會拋棄他的戰友,很高興和朋友們一起度過,他也很感謝他們。在經歷家庭悲劇之后,無一郎遇到他們才能夠再次微笑。后來兩兄弟擁抱在一起,這就是無一郎的一生。雖然無一郎只有14歲,但他卻證明了自己是一位了不起的劍士,一位讓人敬佩的柱,一位好戰友。

我已經說了三位柱在不同的戰場中死亡,但接下來我將說三位柱在與無慘對戰中犧牲。三位柱是蛇柱伊黑小芭內、戀柱甘露寺蜜璃、還有巖柱悲鳴嶼行冥。無限城被摧毀,最終戰才剛開始。無慘要面對戀柱、水柱、蛇柱還有炭治郎,距離日出還有一個半小時,如果鬼殺隊可以拖延無慘到那個時候陽光最終會殺死他。因為就算砍了無慘的頭,他還是可以活下來,所以太陽是唯一打敗他的方法。無慘不僅是鬼中最強,而且他還可以將血混入攻擊中。他的血液是一種致命的毒藥,可以破壞任何人的細胞。在第184話的戰斗中,炭治郎就是中了無慘的毒。他的整張臉都被毀容,他倒在地上,有一段時間他似乎已經死了。

無慘從一開始就是難以置信的強大。在這場戰斗中沒有人是安全的,即使是最重要的角色也難免會出現三長兩短。在炭治郎倒下后,柱們也正與無慘戰斗,他們試圖跟上無慘的步伐時,當中可是受了不少的傷害。正當戀柱即將被無慘奇怪的觸手殺死之時,巖柱出現救了她。無慘認得出巖柱,就是他擊敗黑死牟。風柱在無慘的后面將他砍斷,然后點燃油將無慘燃燒。但很明顯這對于無慘是無效的,現在我們有五位柱一同對抗無慘。在《鬼滅之刃》最好運的獵鬼人村田也在這里,你可能以為他會解決掉無慘,但他被通知負責把昏迷的炭治郎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因為現在他們可是和無慘戰斗得非常激烈,沒空理會身邊的人。

無慘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快,柱們發現已經沒法再跟上他的速度。蛇柱注意到戀柱開始不行了,為了保護她,蛇柱把她交給低等級獵鬼人照顧,戀柱哭著說想要和蛇柱一起去戰斗。但蛇柱決心要保護她,他希望可以的話在下一世他們可以再相遇。顯然蛇柱是對戀柱有感情,然而蛇柱覺得自己不配她,因為他的血統幾個世紀以來都是不純的,他的家族一直以來只誕生女生。而蛇柱似乎是370年來唯一出生在這個家族的男孩,出生后他就被關在牢房里。他覺得自己是受到大家的寵愛,每年都會帶來豐富的食物來吃。最終他得知他的家人都在供奉著下肢如蛇一般的女鬼,并且他們一直將自己的后代喂給這個鬼作為祭品,作為回報蛇鬼殺人后將搶來的錢財都給他們,從而使得這個家族變得富有。

蛇柱出生時擁有罕見的雙眼。蛇鬼非常喜歡他,決定暫時不把他吃掉,而是等他長大,先把他養肥。蛇鬼還將他的嘴切開,這樣看起來很像他的蛇嘴,這就是為什麼蛇柱總是遮住嘴巴。幸運的是,在他被吃掉之前,他想辦法逃了出來。蛇鬼要抓他回來,就在這時蛇鬼被炎柱煉獄槙壽郎斬殺。但在蛇鬼被斬殺之前,蛇鬼已經殺死他的家人,因為家人未能阻止他逃跑,因此蛇柱一生都在背負家族的罪孽。他在很久以前就決定要打敗無慘后去死,希望能借此凈化骯臟的血脈。如果能在沒有鬼的和平世界再次轉世為人的話,他會告訴戀柱我喜歡你。

回到戰斗,蛇柱已經重新加入戰斗,他正在努力爭取到日出的到來。當離日出還有1小時14分鐘,蛇柱覺得自己對這場戰斗的貢獻比任何人都少。他想象無一郎一樣有所貢獻,他的決心發生了奇跡,他最終將劍變成紅色。但那在過程中花費太多的精力,一旦他的劍變成紅色,他變得非常缺氧,幾乎沒有力氣。但此時善逸、伊之助還有香奈乎的出現,他們也開始攻擊無慘,同時他們還救了蛇柱。后來他們意識到紅劍會對無慘造成影響,無慘的傷口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治愈。所以他們都開始將自己的劍變成紅色。距離日出還有1小時3分鐘,現在戰場有更多的獵鬼人在戰斗,他們也覺醒了紅劍,對于獵鬼人來說這種情況是非常樂觀的。

炎柱通過通透世界,他知道無慘全身有七個心臟五個腦袋,所以就算砍了頭也殺不死他。巖柱告訴其他人可以使用通透世界看到無慘重要的器官。如果全部人能看到無慘的大腦和心臟的位置,他們應該能夠協同攻擊,并將擊敗無慘。如果行得通,這是一個很好的計劃。但不幸的是,發生了轉折點,他們很快一瞬間被無慘打倒。只剩下香奈乎沒什麼事,但她害怕地跪在地上,然后用一把斷劍指著前進的無慘。

無慘準備消滅香奈乎,但他突然被火之神神樂擊中,他的左臂被復活的炭治郎斬斷。炭治郎成功治愈,部分功勞歸功于是愈史郎的醫療術,但炭治郎的臉仍然中毒而變形。無慘說現在很難分辨誰才是鬼了。炭治郎在之前昏迷的時候,他有看到關于緣一的夢,他的夢幫他想出擊敗無慘的策略。即使炭治郎沒有緣一那麼強大,但無慘還是沒法殺死他。這讓無慘意識到他自己的身體由于某種原因正在衰老。無慘探索珠世的記憶,他得知珠世使用一種藥物,這種藥物會影響無慘快速衰老。無慘現在每60秒就會衰老50歲,也就是說他的身體正在使用大量的能量來抵消衰老的影響,這就是讓他速度變慢下來的原因,無慘已經衰老了9000歲。

另一邊愈史郎正試圖治療巖柱,但巖柱受了重傷,就算清醒可能也無法繼續戰斗。現在距離日出還有50分鐘的時間,對于目前獨自與我慘戰斗的炭治郎來說,情況看起來非常不妙。長時間下去的話,炭治郎也會被擊敗。幸好蛇柱再次回到戰場拯救炭治郎,由于他之前和無慘交戰,現在他的臉出現巨大的傷痕,使他無法看到東西。他現在依靠他的蛇鏑丸為他指引方向,盡管蛇柱看不到東西,但他還是勇敢與無慘戰斗。現在多虧了珠世的老化藥,無慘弱化的關系讓炭治郎看到他身上殘留的傷疤。這傷疤是緣一在數百年前留下的,炭治郎知道這些傷疤是無慘的弱點。緣一是通過這些傷疤讓大家知道打敗無慘的方法。無慘知道自己的弱點已經暴露,他試圖逃離戰場,但蛇柱阻止他。他跳到無慘身上并用劍刺穿他的脖子。炭治郎給了蛇柱愈史郎制作的眼睛,讓他可以和蛇一起分享視線,就好像蛇的眼睛就是他自己的一樣。

無慘知道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他開始為自己的性命擔心,現在距離日出只剩下35分鐘。無慘決定不要冒險,他要將自己的身體分成千塊碎片,就好像幾百年前他逃離緣一使用相同的方法。但當他要分裂身體時,發現做不到。珠世的毒正在阻止無慘分裂,當藥效減弱無慘時,就會破壞無慘的細胞。活過上千年的無慘,終于在這一刻知道自己快死了。但他還沒有放棄,他制造一個沖擊波再次扭轉了戰局,無慘一點一點地變得虛弱,還沒有放棄的獵鬼人他們繼續站起來和無慘戰斗。伊之助和善逸再次戰斗,甚至巖柱和水柱都重新站起來和無慘對戰。

大家一次又一次地攻擊無慘,但每一次的攻擊都會被無慘傷害到。每個人都在拼命戰斗,因為太陽即將升起,現在每一秒都很重要。在阻止無慘的過程中,戀柱回到戰場,但很快被無慘給了她致命傷。終于太陽出來,無慘已經沒有辦法,他變成巨大嬰兒利用龐大的身軀來減少太陽的傷害。無慘最后一次嘗試逃脫,但風柱和巖柱阻止他逃走,大家都非常團結地阻止無慘逃跑,最終無慘被陽光給摧毀。

千年來人類終于取得歷史性的勝利,但鬼殺隊成員們也為這一刻付出了非常大的代價。當醫務人員試圖拯救巖柱時,他告訴醫務人員不要在他身上浪費藥物。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快不行了,后來他離開了世上,他再次和他所照顧的孤兒相遇,巖柱向他們道歉,因為當時無法保護他們,但孩子們告訴他不要道歉。他們擁抱巖柱并告訴他們愛他,然后巖柱和孤兒一起轉世。

與此同時,蛇柱抱著垂死的戀柱,戀柱告訴他,他快死了。而蛇柱也告訴她自己也差不多也要死了。蛇柱告訴他我們贏了,打贏了無慘。兩人回憶起第一次見面,回憶起在一起的美好時光。盡管他們被社會認為是不正常的人,但他們彼此覺得他們都是正常人。他們沒有任何問題,他們彼此都覺得幸福。戀柱問他如果有來生的話,你可以讓我做你的新娘嗎?蛇柱回答,當然只要你覺得是我就好,絕對會給你幸福的,來生絕對會保護你,不會讓你死的。就這樣他們倆一起去世,彼此相擁離開,還真是感人的一幕。

這就是巖柱、蛇柱和戀柱在和無慘的戰斗中犧牲的原因。尤其是當你回顧這場戰斗時,有很多次柱們都愿意犧牲自己,只是為了能夠擊敗無慘,哪怕是最小的貢獻,只是為了在日出前爭取到一點點的時間,他們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死亡,他們的犧牲,最終贏得這場戰斗,他們的犧牲改變了世界。

到目前為止的戰斗中,一共犧牲了六位柱。但隨著故事的前進,大家都會隨著年老而死去。有粉絲猜測說風柱和水柱可能在25歲前去世了,因為他們覺醒了斑紋,但是有斑紋也可能長壽。例如緣一天生就帶有斑紋,他可以活到80歲。可能無慘的死改變了一切,消除了所謂的斑紋詛咒。至少我們知道風柱和水柱有了家庭,他們還有了自己的后代。

雖然今天篇幅很長,但我希望大家會喜歡。因為我真的想為戰斗中犧牲的柱伸張正義,不然他們死就白白犧牲。在柱中你們最喜歡哪位呢?歡迎你們評論區告訴我。拜拜。


用戶評論